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體育  >  足球  >  中國足球
搜 索
寧澤濤退賽被陰謀論 賽前48小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2018-10-23 11:22:06 來源:網易體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十月已至中旬,山東的海濱小城日照天氣慢慢變冷,但寧澤濤的到來仍然給這裡帶來了短暫的熱度。跟很多運動員不同,寧澤濤賽前就明確表示自己不接受采訪,但他的一舉一動還是成為了焦點,除了千裡迢迢而來只為看他一眼的大批粉絲,還有媒體和一同參賽的運動員、教練、裁判,他們在看臺上、泳池邊甚至電梯裡談論著寧澤濤。

  16日中午,寧澤濤比完100米自由泳的預賽,粉絲們排隊站在全民健身中心的門口等著他上大巴。寧澤濤出來的時候,場面有些許失控,他穿著阿迪的黑色外套,左手插進口袋裡,在大巴車門口他停下來:『讓我說兩句話。』粉絲們迅速安靜下來,寧澤濤揮著右手說自己今晚棄賽了明天也棄賽了。短暫的沈默後,粉絲們說:『我們支持你。』

  無奈退賽這本該是他完美的戰役

  時間回到全錦賽之前,寧澤濤的教練布朗在武漢參加一個游泳培訓的活動,沒等我問寧澤濤的狀態如何,他就十分自信得說這次你們會看到一個非常強的寧澤濤。這句話並非空穴來風,寧澤濤雖然有時會在社交平臺上分享自己的訓練生活,但他需要一個平臺來展示自己的訓練成果,百自預賽寧澤濤49.06秒雖然比決賽冠軍的成績還要好,但寧澤濤和布朗對這個成績並不滿意。在澳洲的這段時間寧澤濤的體重達到了83公斤,是自己歷史體重的峰值,力量和狀態也是歷年來最好的一次。

熟悉寧澤濤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次回來他胖了一些。

  畢竟6月份在贛州的比賽,沒帶備用泳褲的寧澤濤沒有發揮自己的實力。那次比賽之前他曾在布裡斯班的泳池邊摔了一跤,肋骨撞到了泳池的邊沿,嚇壞了布朗教練,寧澤濤匆匆趕往醫院,幸好只是差點骨裂,但這一摔讓寧澤濤在床上躺了將近一個月。從肋骨的傷病中恢復訓練了不到兩個月寧澤濤飛赴贛州,就連他自己都清楚這次比賽他沒法好好發揮了。

  於是日照的全錦賽對他而言尤為重要。他需要證明自己仍是百自的頂尖選手,也要為12月昆士蘭的長池錦標賽找回一些比賽的感覺。然而倒霉再一次找上他,這次他傷了手指。

  第一天,寧澤濤在25米衝刺的訓練中泳鏡起了霧,他總覺得距離終點還有一個臂長的距離,卻不知終點已在眼前,於是全力劃水的寧澤濤左手手指戳在了終點的電子計時板上,一下彎折了90度。疼痛難忍的寧澤濤不想被場邊的粉絲和媒體拍到,於是自己在水裡將脫臼90度的手指掰了回來。和他同時訓練的運動員說當時聽到『?』的一聲,纔發現是寧澤濤的手指受傷了。

  到了晚上,脫臼的手指雖然已經復位,但關節處腫了起來,纏著紗布就像兩個小饅頭。河南隊的領導找到寧澤濤希望他提前退出比賽,寧澤濤沒有同意,他覺得自己還能再橕一橕。於是14日上午他橕著去比完了蝶泳。到了16日,上午的100自預賽開始前後,寧澤濤的手指開始疼得直哆嗦,他覺得自己橕不下去了。上午在粉絲的簇擁下,布朗迅速走出了日照游泳館,雖然在粉絲面前沒有表露,但他急匆匆的步履還是說明:出事了。他說:『我現在必須馬上帶寧澤濤去醫院,我必須確保他一切都好。』

       寧澤濤和布朗

  對寧澤濤來說,沒有比這更倒霉的了,在澳洲訓練的這段時間他的身體條件和狀態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這次的比賽他原本是奔著自己的個人記錄來的,卻不得不中途放棄。對比賽他有萬般不甘,卻也只能妥協,17日傍晚他在微博寫到:『人生所有了不起的一刻,不是你被萬眾矚目的那一刻,而是當你敢於直面自己真實的內心,然後做出取捨與放下的那一刻。』

  就連寧澤濤自己都納悶明明去年本命年已經過了,為啥今年依然不順。但在網絡世界,真話備受質疑,陰謀論卻大行其道,瘋狂洗腦著吃瓜群眾。

  不想做明星的寧澤濤還在等待最好的自己

  一個不在國家隊的國內頂尖百自選手,寧澤濤選擇堅持的原因並不多,卻很重:布朗教練覺得他還能夠有所突破,在布朗心裡最好的寧澤濤還沒來到。於是日復一日,為了這個不知何時能達成的目標,寧澤濤像一條孤獨的魚,獨自在布裡斯班的泳池裡游著。他身體素質跟正常人比都不算太好,小時候他走上游泳這條路就是因為家裡人覺得他體弱多病想鍛煉體格纔送去學了游泳,今年在澳洲,布朗教練給寧澤濤的訓練又再上了強度,有時候寧澤濤凌晨被家人叫醒去訓練,卻在自己都沒意識到的情況下又昏睡過去。腸胃發炎、感冒發燒這些事情在強度大壓力大的大賽期間對寧澤濤來說都不是小概率事件。

寧澤濤小時候就是因為體質不好纔被送去學了游泳。

  乾擾他的還有他的個人影響力,去年的全運會,雖然寧澤濤多次站上了最高領獎臺,但對布朗教練來說卻有一件令自己後悔的事。他低估了寧澤濤在國內的名氣,有些後悔自己過早帶著寧澤濤回國進行適應。久未露面的寧澤濤一進全運村就成為焦點,各個項目的運動員紛紛找他簽名合影,他不得不像在外面一樣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甚至在熱身訓練時還有省隊的教練帶著人來找寧澤濤合影。布朗教練看著自己的愛徒每天被這些無謂的事情乾擾訓練,卻無能為力。

  寧澤濤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曾經他在家鄉鄭州的訓練館門口被拍到,記者反復問他:『你是寧澤濤嗎?』寧澤濤拉著帽檐一遍遍回答:『不是』,場面看起來甚至有些可笑。他不想當明星,他從沒上過真人秀,也沒有團隊,甚至連退役後給自己的規劃都是辦公室主任,這是他從小到大接受的家庭教育裡對自己的期望。卻已經不是現在的寧澤濤能夠抉擇的了,他注定無法再成為一個普通人。

      想當普通人的寧澤濤已經注定無法成為普通人了。

  寧澤濤很少在公眾面前表露自己的內心,他恪守著一個老實孩子的本分,但他並不安分,在游泳這條路上,他認同布朗教練,最好的自己還沒有來到。

  16日,在決定退賽後,走出全民健身中心前,寧澤濤將受傷腫起來的左手插進了衣袋,大巴車前他揮著完好的右手,帶著一絲懊惱,不好意思得衝著人群說:『內個,我今晚棄賽了,明天也棄賽了,對不起大家。』

責任編輯:連冬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