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體育  >  綜合體育
搜 索
蔡振華列傳:仕途荊棘虛名在 天下誰人不識公
2018-09-28 09:05:07 來源:網易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蔡振華,江南無錫人士也,家中行三,有一兄一姊。振華幼習國球,少入體校,打遍無錫罕逢敵手,奪少年冠軍。

  彼時動亂初終,百廢待興,國球恐後繼無人,振華雖年少,戰績彪悍,遂右遷入朝,豪言:吾誓取世界之巔,時國乒長老許公聞之,曰:小子太狂!既而成隊中之擘,性頑劣,常與小弟聚眾吸煙,屋內似蓬萊仙境。一日,煙蒂未滅,燃及窗簾,振華與眾困於房中,幸有路人由此經過,遂報警救之,吸煙之事亦東窗事發。

  西歷81年,世乒之戰,蔡師莊家富問之曰:若賽至終極之戰,汝敢乾否。振華歷目正色道:乾!然決戰前,隊內有大人與振華密談,使其讓魁首於閩人郭躍華,允其未來之時,必將金牌返還與之。振華默然,只能聽從。期年之後,振華與郭於終極之戰再度相逢,隊內大人勉之曰:汝與郭可公平競賽,爾必勝!振華聽此言如五雷轟頂,耳目眩暈。大戰之時,已無心應之,含淚落敗。

  及至退役,振華遠走大秦(意大利古稱),成秦軍主帥,金三萬,乃數萬倍於國內之將。初至外洋,言語不通,振華剛毅,數月之後便可交流如常,秦人驚嘆之。凡三年,振華生活無懮,除本職外,觀蹴鞠,賞歌劇,不亦樂乎。

  其後三年半,國球再舉世乒之戰於德意志,振華率秦軍參戰。其時,我國乒接連敗北,四大冠軍無一所獲,振華掩面不敢視,言:我泱泱中華,竟落如此地步,嗚呼!遂棄萬石之薪,毅然歸國,成男乒之帥,以鐵腕治軍,銷鋒鏑,排異己。時,軍中之精兵如國梁、令輝者,常於熄燈後偷走出營,振華遂夜夜查房。更有男女兵士私定終身,振華聽之,將女卒驅逐出隊。然振華亦是性情中人,常於鎮壓後以淚拭面。振華腰疾未愈,常伏場邊指揮眾將操練,小憩時,眾兵卒無不爭相侍之,友人笑之曰:汝可稱乒乓大帝。

  數年後,國乒崛起於阡陌之間,國梁、令輝、王楠者,若擎天之柱,策馬悉尼、馳騁雅典,眾人無不驚嘆。世人贈一絕對於振華: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三千越甲可吞吳。此功勛,使振華炙手可熱、官運亨通。丁亥年,官拜體育侍郎,封候補委員。世人言,尚書之職,虛位以待之。

  爾時,蹴鞠成我世間之瘤。貪官污吏沆瀣一氣,惡霸潑皮同流合污,國人每言之,無不嘆息痛恨於足協大蠹。朝野聞之,無不震怒,遂以雷霆之勢,斬罪魁於馬下,史稱反賭掃黑。風暴後,蹴鞠之域無人執鞭,然此事關乎國之顏面,不可一日無人,振華臨危受命,替遼東崔大人。及至任上,振華常與左右言:蹴鞠乃不歸路,若能載入汗青,吾心甚慰。

  時,振華決策幕布之內,運籌帷幄之間,派水師提督韋迪於前衝鋒陷陣。屢番遠赴扶桑,求東瀛蹴鞠法門,拜於三郎公門下,以求治國足之法。彼時國足如過街之鼠,內無人問津,外罵聲如潮。振華力排眾議,遍邀世界名帥。昔有卡馬喬者,西班牙人士,曾率銀河戰艦,聞之欣然,唯盼薪水能過千萬,然足協庫內空空如也。振華聽之,即電聯王姓巨賈,王君本以足球起家,騰達後願為中華蹴鞠再添薪柴一把,遂出資。奈何我蹴鞠大軍已病入膏肓,卡帥亦無起死回生之力。西歷13年,我國足與弱旅暹羅交鋒於合肥府,淨吞四蛋慘敗,舉國震驚。國足之范大將軍,於前怒斥之:不要臉!卡帥旋即被罷,竟毫發無損攜三千萬而走,眾嘩然。扶桑三郎公聞之曰:蹴鞠之技,吾已傾囊相授,卻無藥可救哉!

  其後,振華親自出山,身兼足協之主。期間蹴鞠大賽,商賈雲集,國足戰績卻起落不定,世人將其罪歸於國球,怒斥振華曰:蔡乒乓!更有甚者,將其比為北宋蔡京。振華聽之,唯有苦笑。時至十二強,國足四場僅拿一籌,出線之路荊棘叢生。兵敗敘利亞於長安城下,致萬民唾罵。蔡無奈,不顧臨陣換帥之大忌,力斬洪波。後苦說裡皮,家印,二人為之感動。銀狐接手,舉世矚目,激眾將士氣,修國足戰術,國足連戰連捷,怎奈已是回光返照,終含恨出局。

  當此之時,振華上失廟堂之信,下無百姓之心,紫微沒落,黯淡無光。其後一年,尚書苟氏替川人鵬,府內震蕩。苟氏履新,視蹴鞠為破牆之錘,令我蹴鞠之賽盡行新政:限外援、迫新人入陣,振華就任以來之心血恐消耗殆盡,遂拍案而起,據理力爭,遭斥。一日,杜姓大人攜尚方寶劍來到,振華已無力回天,調任他處。

  振華之官途,如漢飛將軍李廣,年少成名,久經沙場,正待建功立業之時,卻身處異鄉,苦戰無功,終泯然眾人。

  後人贈詩雲:乒乓功績總成空,蹴鞠大業在夢中。仕途荊棘虛名在,天下誰人不識公。

責任編輯:連冬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