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體育  >  籃球  >  籃球綜合
聽到了嗎?餅皇卡佩拉呼喚中國球迷為火箭打call
//sports.dbw.cn  2018-04-15 15:45:20
訂東北網彩信手機報,移動發KTDBW到10658333,聯通發DBWY到1065566600,電信發DBWY到10628999。
東北網手機版 3g.dbw.cn   搜索微信號dbwhlj關注東北網

>>>> 更多精彩圖片點擊進入
· 聽到了嗎?餅皇卡佩拉呼喚中國球迷為火箭打call
· 槍手2018客場已4連敗!今晚踢喜鵲 美羊羊盼5連殺
· 冠軍賽孫楊400米自由泳預賽第一 衝個人第三冠
· 可愛!福原愛剪劉海 網友:江先生喜歡就好
· 又惹事!羅馬核心醉駕被罰 曾因吸煙被國家隊除名
· 公開了!張繼科曬景甜手拉手甜蜜照 坐實二人戀情
· 不老!傑克船長曬暴扣視頻回擊質疑:我還能跳
· 沃頓稱贊湖人三人組 期待新賽季首場季前賽

  網易體育4月15日報道:

  以下為火箭中鋒卡佩拉本人所寫的文章——

  我在瑞士長大,小時候有部美劇,我和我的兄弟們每周日都追,真的棒呆的劇,有很多精彩的戰斗場面,酷炫的特效。

  你可能聽說過這劇的名字,當時我們看的都是譯過來的法語版,用英語來說的話,我想名字是叫《德州行者,游騎兵?》……等等……《行者,德州游騎兵》

  對啦,就是這個。這劇就是我的童年快樂源泉。

  這劇基本上描繪的就是查克-諾裡斯扮演的一個警察,一個德州警察。他穿著緊身牛仔褲,留著很酷的胡子,有時候會戴一頂牛仔帽,但不是一直戴。看起來就像如果你要跟他乾架的話,你必定被他踹爛屁股。還有他的搭檔吉米,他的副手,也是酷得沒邊。他也一樣會踢爆你們的屁股。

  所以,一直到2014年我被休斯敦火箭隊選中的那個夜晚,如果你來問我,我對美國的德州有啥了解,我會告訴你《行者,德州游騎兵》這個劇名,然後是裡面的角色名。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德州看上去一直像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虛構之地一樣,但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生活。是的,我有期待過自己在美國打職業比賽。但這可不是美國,我可是要去德州。

  那會,我只在法國的沙龍打過比賽,當我第一次加入他們的學院,我更多地把自己視為一個足球運動員——不是休斯敦德州人隊的J.J.-沃特那種哦,我的意思是足球,不是橄欖球。這項運動是我從小玩得最多的,我是踢前鋒的,永遠都在攻擊球門——有很多頭球,這個很明顯的啦。而我心中最偉大的體育英雄是蒂埃裡-亨利,事實上,到現在他依然還是。我從小沒錯過一場法國國家隊的比賽,迷他並不僅僅只是因為他的傑出技術,也因為他的風格。老兄,亨利有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吊炸天,用美國的說法來形容,就是大家常說的,史上最偉大。

  所以,NBA對於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一種文化,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當然,能被選中去NBA打球是美夢成真,但這一切直到我聽到自己的名字和『休斯敦火箭隊』第一次組合在一起纔算真正意義上的擊中我。

  我想,我要搬到一個新的地方了,一個我幾乎語言不通、對風俗習慣一無所知的地方。

  我想說,我甚至連查克-諾裡斯那樣的緊身牛仔褲都沒有。

  在德州,一切東西都更大。這話原來是真的!

  我到休斯敦後,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寬敞。所有的街道都如此之寬,連人行道都是,然後是所有的車,這麼多的人都在開著巨大的貨車。我感覺自己好像登陸到了XXL版的歐洲。所有東西都好大,我覺得如果真的去量一下的話,我真想象不出來哪個地方還有比這兒更大號的東西。

  包括食物也是這樣。必須的。我的菜鳥賽季,我雖然運動能力很強,但問題是,在NBA裡,所有人運動能力都非常強,大家都是跳跳男,我需要變得更高大,更大塊頭,要增加更多的體重。這不是問題,畢竟有這麼『大』的休城當我後盾。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去這裡的一家牛排餐廳,本來我以為自己以前是吃過牛排的,所以我當時心裡想的就是那種小塊的、平平的圓形肉片,或許旁邊還有一些炸薯條,不錯,很好。

  結果,在德州,牛排完全不是那種想當然的樣子。我當時在那家餐廳裡,他們端上來一個盤子放我面前,呃,這麼說吧,說盤子其實只是勉強能看到一點盤子邊而已啦,我所看到的一切反正就是一片非常、非常巨大的肉片。我環顧周圍,還怕自己是不是點錯了,或許那個服務生是在給我惡作劇呢。看上去就像一整只農場的動物擺在我面前啊。但跟我在一起的所有人都在笑著,點著頭,告訴我:在德州,這就叫牛排。

  然後,我又通過介紹認識了其它那些我之前從來沒見過的食物,真的被驚到了。漢堡包,芝士,我去,超贊,老兄。各位朋友,吃上這兒的漢堡、芝士,真的幸福,暴風哭泣,簡直就是藝術品啊,大伙們。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安啦,安啦,我想我可以習慣這地方。

  但依然,我在德州的第一年還是經歷了許許多多的調整。

  首先,當我來到美國時,我是沒有駕照的。我去休斯敦時,我覺得自己是可以從住的地方走路去球館的,又不是很長的距離,所以這能算什麼事?第一次,我步行過去,走到外面後,我就注意到,基本所有的人行道都是空的。我走著,幾分鍾後,我就明白了為什麼它們這麼空,因為熱啊!休斯敦好熱啊!簡直不一樣級別的熱。那次我走到球館後,我拿下耳機,簡直汗如雨下啊。我簡直像從沙漠中走過來一樣。那個時候我就想,好吧,我得去考個駕照。

  另一個巨大的挑戰就是要學會如何交流。大部分時間,我覺得自己做表達時很不自在,很不舒服,表達不清楚,因為我的英語並不是很好,我在中學上過英語課,但那和在一個說英語的地方生活是不一樣的。

  那年我是和尼克-約翰遜一起被選中的,他可幫了我老大的忙了。他頻繁成為我的喉舌,替我發聲,如果我在更衣室裡,試圖和什麼人說點啥,他就會幫忙翻譯。但絕大部分時間,我都不說話。其實我有想法想表達,有事情想說,但我好害怕自己說什麼蠢話。

  然而,在德州生活,你很難把自己藏在你的殼中。因為這裡的每個人都想表達。在瑞士,你要是不認識別人的話,你就不會和對方說話的。但在德州,即便是食雜店的收銀員也想知道你在做什麼以及今天過得怎麼樣——真不是說說而已,是真的想知道你在乾什麼。

  慢慢地,我開始調整。我有了自己的第一個駕照,這是前進了一大步啊伙計們。然後我又發現,很多不是德州來的好人都非常熱愛德州。

  比如大夢。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一次訓練中奧拉朱旺第一次和我說話。我眼睛睜得老大,心想,噢,我的上帝,這位老傳奇知道我是誰。像我在德州遇到的任何人一樣,他想幫助我,想確保我感覺舒服自在,他甚至要教我低位的技術。這讓我知道了他真的不愧是一個傳奇。他年紀大很多,但他開始展示給我看那些移動動作時,他簡直就像在拍電影《黑客帝國》一樣。

  反正,我真的還是想感謝我遇到的所有給過我幫助的人們。終於,我開始有進步了。不僅僅只是在球場上,我交流的方式,我願意向別人敞開心扉。隨著我開始更適應,更自在,一切事情也開始慢下來,我開始真正享受在這裡的生活。我的信心在增長,我的籃球技術也在增長。

  當然啦,大夢的舞步我還在苦練了啦。

[1]  [2]  下一頁  尾頁

作者:    來源:網易體育    編輯:楊雪                                                                               【聯系我們】體育頻道主編 手機號:151-4606-5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