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體育  >  綜合體育
搜 索
31歲的花滑女單該退役? 意女將禁賽歸來更勝當初
2018-02-13 14:42:38 來源:騰訊體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這世界上總有這樣的運動員,你總以為你已經看到了他的極限,但他卻總又會突破你對他的想象。31歲的意大利花滑女單運動員卡羅琳娜-科斯特納就是這樣的姑娘。2018年冬奧會團體的賽場上,一套7年前的《牧神午後》重演,即使沒能幫助意大利登上團體賽的領獎臺,但就像解說嘉賓佟健所說的那樣,『花樣滑冰的技術是永遠會向前發展的,你不可能永遠是最難的,但像卡羅琳娜這樣能夠這樣美,她一定是用了心。她的節目就像是藝術品一樣。』

  2006年都靈天時地利人和並不等於成功

  對於1987年出生的一名花樣滑冰女單運動員來說,從溫哥華冬奧會的時候,大家就都認為這是她的奧運會絕唱了,畢竟花滑女單很多年來都是個『蘿莉為王』的項目。2006年,24歲的荒川靜香在都靈冬奧會上拿到金牌,當時她已經成為奧運會歷史上最『年長』的女單冠軍。

  哦,就是在2006年,那個賽季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這位身材修長的意大利姑娘身上,作為東道主她具備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而在上一個賽季的世錦賽上,她剛剛拿到女單的銅牌;19歲剛剛好的年紀,優美的滑行,她被意大利人寄予厚望。那一年,她穿著意大利著名服裝設計師羅伯特-卡瓦利設計的衣裙站上帕拉維拉體育館的舞臺,卻最終倉皇失措。就像柯特·布朗寧為她編排的自由滑曲目一樣,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科斯特納只獲得了那屆奧運會的第9名。

  此後的四年,是金妍兒和淺田真央的時代,包括她在內的其他女單在『日月爭輝』中都顯得黯然失色,雖然科斯特納在歐洲賽場上叱吒風雲,但顯然當時女單的主要舞臺在亞洲,她只在溫哥華冬奧會上獲得第16名的成績。

  當很多人都為這位『勤勉、溫柔的好姑娘』感到惋惜的時候,科斯特納並沒有停下腳步,她把自己的訓練重心從北美轉回了歐洲,在奧布斯多夫,這個她從青少年時期就一直訓練的城市,她又回到了德國教練胡斯的身邊。左膝的傷病讓她在整個賽季放棄了後內點冰和勾手的三周跳躍,但僅憑低難度的跳躍配置,她仍然進入了總決賽,並且在那個賽季的所有比賽中都站上了領獎臺,這是在她此前的競技生涯中從未有過的體驗。

  『過去的這些年當中,我經歷了太多的起伏,現在我覺得我應該更多的專注於滑冰本身,我學習花樣滑冰是因為喜歡這項運動,而隨後的競賽給我帶來了壓力,反而忘記了最初的快樂。回到小時候訓練的冰場,又讓我想起曾經自己曾經是怎樣熱愛這個項目的,現在我可以更加享受比賽了。』科斯特納在2011年再次站上世錦賽領獎臺後說。

  2012年世錦賽加冕世界冠軍

  找回初心的科斯特納在下一個賽季收到了更大的回報,她在2012年尼斯舉辦的世錦賽上獲得了冠軍,『我參加了10年的比賽,現在我終於可以被稱為是世界冠軍。我真的很開心。』那一年的夏天,關於科斯特納退役的消息不絕於耳,而她自己也難以作出選擇,8月份她的名字從大獎賽的名單上刪除,理由是她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准備比賽。

  但最終她還是回來了,12月她參加了在克羅地亞舉辦的一個B級賽,並正式宣布她會參加2014年索契冬奧會。科斯特納應該為她這個決定感到慶幸,因為在索契,她贏得了遲來8年的那枚奧運會獎牌。『在頒獎儀式的那個晚上,我非常的激動。曾經一度,我以為這個大門已經對我關閉了。但那個晚上,我覺得我但競技生涯沒有任何遺憾了。』

  那個賽季結束後,科斯特納通過社交媒體宣布,她會退出2014/15賽季的爭奪。但在這樣的橋段在花樣滑冰屆太過熟悉,很多人都是就此休息下去,再不回來,更何況是27歲『了無遺憾』的科斯特納。

  禁賽後歸來科斯特納不再追求成績

  然而飛來橫禍卻降臨在她的身上。2014年9月意大利奧委會的聽證會上,科斯特納被認為曾幫助男友、北京奧運會50公裡競走冠軍施瓦澤逃避興奮劑檢查,後者在2013年4月被給予禁賽3年半的處罰,而涉嫌包庇的科斯特納被判處了4年零3個月的禁賽時間,甚至超過了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本人。

  此後經歷了長達一年多的上訴,法庭終於作出改判,禁賽時間改為21個月,時間從2014年4月開始,這也意味著科斯特納最早可以站上賽場的時間是在2016年1月。

  2016年12月,29歲的科斯特納宣布將訓練地點轉至俄羅斯,跟隨著名教練米申一起訓練。『我對於成績和獎牌已經不再有興趣了,但是我非常想要去學習我以前沒有學過的事情。所以我去問米申,願不願意教我。』

  科斯特納又一次證明了自己,她不僅保持著優雅、流暢的表演,為自己贏得高超的節目內容,在剛剛結束的2018年歐錦賽上,她又重新跳出了時隔三個賽季的後內點冰三周接後外點冰三周的高難度連跳,這對年過30的女運動員來說並不容易。

  2018年平昌冬奧會團體賽女單短節目比賽中,科斯特納在短節目當中又一次挑戰了這一難度,雖然第二跳因為旋轉周數不足,得分受到了一些影響,但一曲法語情歌的映襯下,那個意大利姑娘仍然美好如初。

  今年的冬奧會女單賽場,31歲的科斯特納還會給我們帶來驚喜與感動嗎?

責任編輯:呂小忱
相關新聞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