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體育  >  足球  >  中國足球
搜 索
足球名宿張路:千萬別在小學搞校隊,別讓孩子成廢品
2018-02-13 14:00:11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編者按】

  2018農歷新年到來了。但對於中國足球人而言,他們腳步匆匆,片刻都不敢停歇。

  在過去的兩年裡,中國足球是如此分裂的存在。

  一面是天價聯賽版權和無數大牌外援的湧入,中超一時間成了世界足球都不能忽略的版圖。另一方面,中國足球依然被『世界杯出局』、『亞洲杯失利』的字眼充斥著。

  在足球改革的大旗下,2018年,中國足球或將迎來拐點。在這拐點背後,公眾與媒體真正聚焦的不該只是那些高光俱樂部、大牌球員,而更多該把目光放在為中國足球搭建人纔塔基的基層工作者身上。

  這是一群耐得住寂寞,真正愛足球的人。從2月12日開始,澎湃新聞將陸續推出8個基層足球青訓工作者的『2018系列報道《足球追夢人》』。

  大寒之後,中國足球一定立春。

  和張路的采訪約在了元旦後第三天上午九點半,北京建國門附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大堂。

  當澎湃新聞記者結束差不多兩個小時的采訪時,另外一位和張路約好的記者正好來到大堂,『媒體願意采訪的話,我就當宣傳自己校園足球理念好了。』張路嘿嘿一笑。

  北京國安俱樂部副總董事長、著名足球評論員,這是外界熟悉的張路身上標簽。現在張路已經退休,他的頭銜是——青訓設計師。

  千萬不要在小學搞校隊,三年必死

  聽說澎湃新聞記者來自上海,張路開始就問,『你說老上海人為什麼喜歡在弄堂踢球,而不是去廣場踢球?』

  就在澎湃新聞記者還在思考時,張路自己說出了答案,『參與感強,球蹦來蹦去,就在這麼點地方,踢球的孩子纔能有興趣玩下去,去空曠地方踢,撿球功夫太耽誤了。』

  培養興趣,是張路校園足球理念的核心,『這是我這麼多年搞足球的經驗。』

  其實,對於校園足球和青訓,張路並不陌生。1981年張路在北京體科所工作,做的就是青少年足球。

  『現在很多東西我30多年前就做過,選拔小球員、培訓、編寫教學大綱、編寫測試標准……』張路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正是多年做青少年足球的經歷,讓他最後成為北京市足球領導小組的成員。

  2017年年初,中赫集團接手國安俱樂部,中赫國安對於校園足球非常重視,成立校園足球推廣部,張路被聘為顧問幫著推廣校園足球計劃。

  對於校園足球,張路有自己的想法,在一些媒體平臺,張路也自己撰寫相關文章,其中『千萬不要在小學搞校隊,三年必死』的觀點,頗為『惹眼』。

  『這是我的經驗之談,我經歷過兩次。』張路把自己的記憶撥回1986年。

  當時提出了足球從娃娃抓起,北京市也成立了足球領導小組,不過到了1989年,張路卻發現踢球的人越來越少了,『1990年我拿了一個中國足協的課題,叫中國青少年訓練體制改革,就是去做調查。』

  當時全國共有22個足球重點城市,兩個替補城市,張路帶著課題小組跑了16個城市,『就是點對點調查,座談,和青少年教練、家長聊,那算是中國迄今為止最詳細的足球人口調查了。』

  最後統計的結果是,大連有2000足球人口,上海和北京差不多有1000人,總共加起來就是1萬人左右,這個調查結果讓張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歐洲動輒幾十萬足球人口,日本也是,那個時候開始我說中國足球沒戲,誰都不信,後來隨著職業化的籌備,也就沒人意識到危機。』

  『三年必死』的第二次經歷,要從1996年說起。

  當時張路去國安俱樂部,分管梯隊,當時受到職業聯賽的刺激,北京市有100多所足球學校,學校踢球的孩子也多,後來到了2000年國安梯隊招生,張路印象中應該有成千上萬孩子報名,最後的結果有些尷尬:

  全北京就300個孩子報名,其中200人不會踢球,剩下100個孩子有足球基礎。

  不能讓踢球的孩子成為廢品

  經歷兩次相同的故事,張路開始反思,為什麼校園足球轟轟烈烈搞了三年左右,反而踢球的人越來越少?

  他自己思考過這個問題,也和很多校園足球從業者聊過,後來張路逐漸總結,大多數學校並沒有理解校園足球的真正內涵,只顧著提高,而忽視了普及。

  因此,張路明確反對在小學中搞校隊,並且提出了『三年必死』的觀點。

  『學校有幾個場地?基本是一個吧。搞了校隊就要天天練,一個小學有1000個學生,校隊也就幾十人,最多不會超過100個,剩下900個孩子下課後怎麼辦?不但被剝奪了踢球權利,就連體育活動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張路認為更加關鍵的因素還在於,你無法認定校隊外就沒有天賦高的孩子,『為了幾個孩子,放棄了其他孩子,這樣覆蓋面實在太小了,最後真正有天賦的孩子,你都錯過了。』

  還有一個容易產生的後果就是,個別學校為了取得好成績搜羅了同區好的球員。

  『這個隊參加區裡比賽,場場大比分贏球,其他球隊也就不和他玩了,光剩下挨罵了,這樣校長和班主任都不能夠支持孩子踢球。到時候全區就你一兩個學校在玩,上哪兒找真正有天賦的尖子?』

  張路曾經和一所北京市內不錯的學校基層教練講述過自己的觀點,『這位教練不服氣,他認為自己校隊搞得挺好,我就說按照校隊模式,100個球員最後能成纔的只有個位數,剩下的連學習都耽誤了,成了廢品。家長要不就是來找你,要不就是告訴其他家長,千萬別送孩子踢球,這就完了。』

  張路說校園足球的本質還是普及,『你要讓所有孩子都參與進來,告訴家長哪怕最後不當職業球員,也有很多其他出路。踢球是教育,是育人,可以讓孩子全面發展,鍛煉健康的體魄,健全的人格,這纔是足球運動根本意義所在。踢球,是素質教育的一部分。』

  這個理念,張路差不多10年前就開始推廣了。

  當時陝西志丹縣的丁常寶去北京找張路諮詢志丹足球發展的規劃,丁常寶想搞一個百年俱樂部,張路就給他講了普及的理念,讓丁常寶回去成立一個足協,在校園中普及足球。

  『志丹就這麼點踢球的人,搞提高能有什麼用?他一開始還不明白,說搞普及能出什麼成果?』張路講述著自己是勸說丁常寶的過程。

  『我跟他說,等你到了80歲的時候,你走在志丹大街上,很多人都會向你鞠躬,你的學生遍布社會各個行業,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纔,這就是你的貢獻。』

  後來丁常寶回到志丹成立了足協,在志丹搞起了校園足球普及工作,差不多十年功夫,這幾年志丹的球隊在陝西省比賽的成績總還是不錯,『以前陝西連延安都排不上號,哪輪得到志丹,現在你看把普及做好了,自然就會出點人纔了。』

  我的理念要推廣到1000所小學

  校園足球的本質是普及,那麼普及和提高是否會有矛盾?

  張路認為必然會有,『搞校隊就是為了提高,我不贊成在校園中進行,一定要提高的話,可以在校外以培訓班的形式進行,這樣不影響學校其他孩子參加足球普及和其他運動。』

  在張路看來,等到小學階段結束後,可以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再加上一些比賽,來選拔其中有天賦的孩子進行半專業訓練,『最合適的形式是足球學校,這樣也不影響學習和學籍,哪怕將來不能踢職業足球,也不至於廢了。』

  從2017年開始,張路在北京市的100所小學推行著自己的理念,『一班兩隊,一周兩賽,小場瞎踢,健康快樂』,所謂一班兩隊就是一個班級組兩個隊,每個隊5個人,這樣就可以進行班級內部的比賽,一周能夠踢兩次就算是完成目標。

  小場瞎踢就是把一個操場劃分為幾個小的足球場,讓孩子自由去踢球,『教練也不用教小孩子怎麼踢球,讓他們自己動腦筋去比賽,讓孩子在運動中合理運用技術,這是足球運動本身,我們所謂正規訓練都是擺好的,這一套教出來的孩子基本動作都很漂亮,上場踢球都不會。』

  這套理念最終的目的,就是讓踢球的孩子健康和快樂,『只有小學階段你感受到了足球快樂,有興趣了,你纔能到了中學去接受專業訓練,專業訓練是非常枯燥的,你沒有興趣作為基礎,肯定是不行的。』

  讓張路感到高興的是,越來越多的小學開始接受他的理念,『不需要太長時間,小學階段一兩年就能看到成效,到時候我希望把我的理念推廣到京津冀地區,希望規模可以達到1000所學校。』

  聊起校園足球和青訓,很容易就會說到青訓要過多久纔能見效這個話題,張路給出的答案是20年。

  『2016年以前,校園足球的情況並不是很好,從2016年開始慢慢普及起來了,如果能夠抓好普及,踢球人口擴大,就能出那麼兩三個亞洲頂尖球員,現在這批6歲到12歲的小學孩子,過20年就是26歲到32歲,這是職業球員黃金年齡。』

  『那麼中國足球在亞洲范圍內,就有希望達到一流。』

  說到這些,張路又發出了熟悉的『嘿嘿』笑容。

責任編輯:呂小忱
頻道推薦